齐乐娱乐 > 齐乐娱乐 >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 第1284章 卷荡
    而在开始飘摇而下的细碎雪花当中,身为曾经的西蜀行司副总管,北川都统制兼关内留后的高宠,也在一小队亲卫和信使的陪同下,穿过洛南地区绵延跌宕的丘陵群落和下场盆地,踏上前往徐州彭城会见的路途当中。因为,这一次他是不能不亲自走一趟。

    事实上,当淮镇方面颇为倘然大度的表示出,愿意接受来自商州扯下来的伤病员和为数众多山南地方的随行百姓,并且继续支持和援助他这支队伍在南阳一带立足之后;他手下的人心和士气趋向,就已经出现了不可逆转的巨大变化,他也就在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了。

    毕竟,虽然这只孤军还没有到最后一步的绝路上但也相去不远了,而绝大多数人已经彻底厌倦了这种朝夕不保,却还在缺衣少食当中继续与优势之敌奋战到底的无休止日常,而只是为了那么一点微薄的希望和可能性。

    而当这最后一点有限的希望都彻底破灭掉之后,就连他也不能阻止军心和士气的崩解离析之势了,也只有淮镇就近深处的援手,可以稍作挽回和补救他们所迫在眉睫的危机和困局了。

    尽管如此在他的麾下还是有小部分将士,在那些依旧对国朝衷心不改或是心存侥幸的将官们带领下,选择了继续南下寻找友军汇合,或又是向西绕路回归蜀地的出走之路,而不是和其他人一样就此投入淮镇这个北地叛党的旗下。

    至于高宠本人,从某种意义上在国朝方面说已经是个死人了,也就没有那么多的荣辱得失可以在意了。所以他亲自前往,更像是某种姿态和变相的保证。

    他也几乎是怀着这种复杂而坎坷的心情,就此踏上河南都畿道的土地的。

    在这里荒芜和颓废的气息几乎无所不在,到处是被毁弃的村邑和集镇,还有坍塌废置的县城城池,路边荒败的草丛当中随处可见无人收敛的白骨皑皑;而这种状况直到他们过了西洛水下游的卢氏县,在熊耳山的西南麓,看见第一所军寨和燧台之后才有所好转起来。

    虽然,在狂野当中还是清冷孤寂的吓人,而只有寒风卷荡而过的呜呜呼啸和仿若是哭泣一般的低语呢喃声;但是至少已经看不见那些成群游荡而几乎不畏人的野狗和鸦鹫群落,取而代之的是路边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新兴工地,还有一片又一片不怎么连贯,却明显被整齐收割过的田地。

    而依稀劳作在这些工地之间的人群,虽然掩有菜色或是难免面黄肌瘦之态,繁重劳役之下的疲惫辛劳亦是溢于言表,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几乎没有多少颓丧与沮色,也没有朝不保夕的忧虑和对于将来无所坐落的茫然无措。。

    也因为有他们的存在,原本因为战乱而泥泞不堪凹凸起伏的道路,也开始逐渐变得干燥、平整和硬实起来;一段段的新旧河渠和一片片的水灌翻浆过的田土,也在四下里不断延伸开来;一处处烽燧、哨塔和寨楼,还有驿站和营房、屯围,也相继的拔地而起。

    而令他比较惊讶的是,这些大小已经初现雏形的工地当中,除了少部分比较要紧的核心工程是由来自淮地的建生军所承建之外,其他几乎都是靠着河南都畿道内本地征发起来的军民百姓来营造和开拓的;由此也可见淮镇一贯善于经营和拓殖的显赫名声和充足底气,也不是什么空穴来风的;

    要知道,他们大多数人刚被淮镇纳入治下才不过逾月道半月多时光,就已经有了这种明显变化的精神面貌和气象了。

    因此,难得起了某种复杂心思的高宠,甚至在路上停歇的片刻而主动来到这些工地的伙厨当中,想要看一看这些地方相对的一面之下比较真实的另一些东西;

    比如,高宠发现他们的日常饮食供给,吃的都是芋头、萝卜和干豆杂煮的羹糊;虽然在其中几乎看不到任何油水和荤色,但是却是煮的足够浓稠且每人的分量是十足的一小盆满满。如果需要每日六个时辰以外延长干活的时间,或是在夜里继续追加临时出工的话,甚至还有杂面汤饼和烤豆薯的供应。

    好吧,以此为鉴而孔中窥豹一鳞半爪,他可以确认至少有这个新占据的外围地方作为参照物的话,淮镇治下的普遍生活水准和军中的额待遇是应该不至于差道哪里去了。

    而在高宠过了河阳桥进入到了河北之后,却又是另一番风貌了。因为河面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冻结和冰凌流动的情形,所以沿着大河放船而下是难以成行,而不得不在陆路上多绕道一些行程了。

    在这里,相比到处冷冷清清的河南都畿道,河北道境内无疑是要人气鼎盛的多了,在越发寒冷的天气和时不时飘落的雪粉当中,依旧不乏热火朝天人声不绝的桥头、路口和渡头的小市、野市,以及成群结队络绎往来的各色行人和车马队伍。而且越是向东走,就越是热闹和频繁起来。

    当然了,在此期间也有一些比较碍眼或是不那么和谐的存在;一些明显才在新进被焚毁部分或是全部的村庄和集镇,县城城墙上被攻打和烟熏火燎过的痕迹,还有在路边被用长杆悬挂起来的许多首级,在城门口被吊死在城墙下的成片尸体,那蓬头垢面臭气熏天的关押在站笼里哀号和哭泣,或是戴枷在城壕污泥里劳作的身影;

    无不都在昭示着淮镇在新占据的地方上,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毫无妨碍与阻力的存在。但这反倒让高宠愈加有些安心下来,作为曾多年在岭外的广大地域之间,参与过形形色色的平叛作战与延边驻屯开拓的资深宿将,他比别人更加明白大乱宜用重典的基本道理;而淮镇既然不吝在新占地方上使用这些铁血暴力手段,那也意味着某种前所未有的治乱决心和坚定态度。

    因此,在抵达了德州境内的水陆转运枢扭——利平市,就此度过黄河进入腹心地域的淮北道之后,他原本有些跌宕反复的心情已经完全的平复和安定下来了。

    对于自己接下来的道路和方向也重新有了个初步的想法和念头。

    。。。。。。。。。。。。。。

    与此同时,

    铁马秋风大散关,作为进入蜀地和山南西道的关南门户所在,已经再次陷没在尘烟与血火当中。

    而这一次沦陷的速度甚至比多年前的那次西军入蜀更快得多,重新修缮起来的关城甚至还没能发挥什么用处,就在来自青唐大都护府号称是“横山断水”的湟源藩兵竞相攀越下一鼓而没了。

    因为相继损失了绝大多数北上的西蜀行司战力之后,作为天府之国的蜀中之地已经基本无兵可用了,而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之辈和地方新募的土团、乡兵在勉力维持着基本的局面。。

    自此在顶风冒雪而来的西军狂潮面前,兴州、文州、龙州、利州、阆州、洋州、巴州相继而下,而随着兴元府(汉中郡)的不战而降,势无可当再度的敞开了蜀中腹地的最后门户。

    而这次西军引兵来攻的速度和态势之快,甚至就连那些疲于奔命忙着镇压地方层出不穷的民变和骚乱不止的残余官军,都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本章完)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