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齐乐娱乐 > 百炼成神 > 第两千八百一十四章 特殊的气旋
    
这段时间罗征在钻研心流剑时,就碰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心流剑典》与其他的无上剑典有非常大的区别,它本身是一种修心之法,而且《心流剑典》中记录的几种极为厉害的杀招,并没有具体修炼的法门。

    按照其中的记载,似乎在心流塔内呆的时间够长,就能够自行悟出,所以罗征钻研了这么久,尚未修成一式神通。

    不过罗征刚刚念诵的梵文,能让心念化剑,倒是与心流剑中的“杀心剑”有些类似,就不知其中有何关联。

    罗念书写的这一片译文,大约有千余字左右。

    罗征强压着脑海中那一缕细细的剑芒,继续念诵着上面的文字。

    随着他不断念诵之下,罗征明显感觉到积蓄在脑海内的剑芒越来越强大,那剑芒则在不断积蓄。

    当他念诵到五十字时,这剑芒蕴藏的威力已让罗征无法小看,犹如一座活火山,随时随地要喷薄而出。

    一旦这剑芒斩出来,带来的破坏程度恐怕远胜于斩开罗念灵魂的那一道。

    罗征皱着眉头,不得不停下来,而不断酝酿的那剑芒才缓缓散去。

    曾经他领悟道法自然和一念善恶,虽然背负着沉重的压力,但终究一步一步前行,那压力虽大,不足以致命。

    可这一篇梵文领悟起来竟如此危险,自己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即使是与剑运永恒真意契合度不好的真神,初次修炼,也不会有如此强大的阻力,难道切入点不对?”

    “那两道梵文原本位列剑运永恒之后,难道一定要彼此承接?”

    想到这里,罗征脑海中有一道光闪过。

    于是他再度默诵一念永恒真意……

    现在罗征念诵起来已是极快,没有丝毫阻滞,百来个呼吸之间,他已念诵到最后一个字。

    在念完的同时,罗征将目光径自落在了纸上,顺着罗念破译的内容继续念诵。

    “嗡……”

    这一次念诵之下,脑海深处的剑芒并未出现。

    而是有一道无形的气旋,开始缓缓腾起,当这气旋腾起的一瞬间,罗征心中顿时产生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这是什么……”

    罗征虽然无法辨认这气旋,但还是有着大致的判断。

    如果直接从那两道梵文开始念诵,就会产生伐害自身的剑芒,如果顺着剑运永恒真意念诵下来,则会出现这气旋。

    但无论是气旋还是剑芒,蕴藏的能量是差不多的。

    不过这气旋对于罗征而言,变得温润而无害……

    罗征只是稍稍停顿,便开始继续念诵,随着他不断念诵,气旋也开始不断扩张,而往昔的那股压力又重现降临了。

    一百字左右时,罗征已念不下去了,即使以他现在的阳魂强度,依旧无法承担气旋带来的压力。

    感受到脑海中的气旋,罗征眼中流露出了兴奋之色。

    “看样子后两枚梵文,的确是剑运永恒真意的承接!”

    无论是修炼剑运永恒真意,还是道法自然真意,都未曾诞生任何特殊的能量,这些真意本质上是对能量的运用和理解方式,同神道的道蕴是不同的。

    现在诞生新的气旋后,自然有了一丝新的意味。

    可这气旋,应该如何运用?

    罗征反复尝试了数次,试图将其从脑海中腾出来,或者将其转移到长剑上,但都未能成功。

    “也许这气旋太弱小了,尚未能完全成型……”

    接下来的五天时间里,罗征要么试图冲过“百字”极限,要么尝试着运用气旋,但两者都未能成功,可每一次尝试之下,总能感觉到气旋的变化。

    这种变化不在罗征的掌控之列,他隐隐觉得这些气旋如活物一般,当气旋被遣散的时候,它甚至化为无数细小的无形之物,开始四处游走!

    且每一次游走的路径大体相似,但至于这气旋为何如此游走,罗征又说不上来。

    五天之后,李蚕再度出现在自己的庭院里,今日便是七山小会的日子了。

    罗征准备一番,便与李蚕走出了庭院。

    “不知七山小会的地点在何处?”罗征问道。

    “罗征兄随我来便是,”李蚕笑道。

    顺着这些独立庭院向右没走多远,前方空旷的场地上高启正等二十余人皆再此等候。

    一艘异常精美的飞舟,便躺在场地的中央。

    罗征也见识过不少飞舟了,唯独这一艘异常奢华,飞舟的外层用一种光滑的甲壳镶嵌了一层,飞舟栏杆负手上则包裹着细腻的皮,上面镶嵌着金线。

    心流剑派的这些精锐,本身天赋出众,而家境也富裕。

    “罗征兄来了,这边请,”高启正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等人众人都上了飞舟后,这飞舟轻轻一颤,旋即便以极快的速度飞驰而去,只是行至半空之际,天空上忽然出现了一片片蜂窝状的结界。

    这是太一山的结界。

    不是任何一艘飞舟都能随意进出太一山的,若强行闯入的后果,就是飞舟被撞的粉碎。

    当他们越过结界之际,另外两艘飞舟也从太一山中飞驰而出,便将罗征所在的飞舟包夹在一起并驾齐驱。

    同时两艘飞舟上的青年们,更是打出一道道呼哨声。

    “今年的斗志不错嘛!高启正!”

    “我好像没看到莫一剑那小子,是不是胆怯不敢参加了?”

    “他若是不来,你们心流剑派还不如直接放弃的好!”

    两艘飞舟上的人肆无忌惮的嘲笑起来。

    听到那些嘲讽之言,心流剑派的精锐们脸色都不太好看,高启正更是操控着飞舟向下一沉,旋即摆脱了那两艘飞舟的包夹。

    不用别人的介绍,罗征也能猜出这些人是属于绝阵剑派和弑剑派。

    “高师兄,这些人既然同属于太一山,为何对心流剑派有不小的敌意?”罗征问道。

    高启正黑着一张脸,听到罗征的讯问,他才无奈的笑道:“太一山是天宫主峰,三大剑派也是各自为战的,这也是平衡后的结果,否则三大剑派联手之下,其他山峰根本无法匹敌,所以我们三剑派也是相互竞争。”

    其实高启正没有道出真正的原因。

    三大剑派中心流剑派其实是最弱小的,甚至有段时间传出心流剑派被剔除的消息。

    弑剑派与绝阵剑派一直不屑于心流剑派,也是莫一剑的出现,才为心流剑派挽回了一次颜面。

    所以莫一剑不出战,高启正才会心急火燎的找到罗征。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