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都市小说 > 神级大镖客 > 第965章 高明得多


裴浅跌坐在地,虽然没有受伤,但他却吓得一脸惨白。

特么的,在逍遥阁找了半天,所谓的逍遥宝藏毛都没看见,就只有柜子里哪册《朝歌逐日诀》,自己不经脑子就想去拿,肯定被焦先生误会自己是想要独吞,没把自己给宰掉就够侥幸了。

不过,裴浅心里那个冤啊,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觊觎逍遥宝藏的意思好么?

“焦先生,我是想把这册子给你……”裴浅不敢委屈,但他必须要解释清楚。

“我知道。”焦翼打断了裴浅的话,“不过,这册子年代久远,早已朽了,像你那样伸手去抓,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听焦翼没有误解自己的意思,裴浅这才放下心来。

焦翼却不再理会裴浅,看向轩辕以寒,“轩辕小姐,这册子上的字,你都认识?”

轩辕以寒点点头,“御灵宗的修炼心法,全都是用这种古体篆字记载,几乎所有的御灵宗弟子,都认得这种古体篆字。”

“太好了!”焦翼一拍手掌,拉着轩辕以寒蹲下,翻开小册子的封面,“这是些什么字,你读来我听听?”

要换作以前,轩辕以寒才不会听焦翼的,但她现在对焦翼的印象彻底改观,自然不会拂逆焦翼的意思,相反,被焦翼拉着手,她心里却有种异常亲近的感觉。

更何况,《朝歌逐日诀》究竟是怎样的修炼心法,她也想要知道。

第一页上就只有几句话,似诗非诗,似偈非偈,便是轩辕以寒遍阅御灵宗的修炼心法,亦觉晦涩难懂。

在轩辕以寒读完第一页之后,焦翼又揭过一页,轩辕以寒继续诵读出来。

在第一页快要读完的时候,轩辕以寒蹙起的秀眉松开了,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美目中流露出惊喜炽热的光芒。

这确实是轩辕大帝留下的修练心法,跟御灵宗的修炼心法一脉相承,而且比御灵宗最核心的修炼心法要高明得多!

南宫烟容和卓听双也凑了过来,凝神倾听,这可是高阶古武界最最上乘的修炼心法啊。

轩辕以寒为了要和御灵宗的心法印证,诵读《朝歌逐日诀》的时候语速异常缓慢,句与句之间停顿的时间也偏长,但焦翼并未出声催促她。

不过,小册子总共也就十二三页的样子,轩辕以寒读得虽慢,但还是不到五分钟,就将整个《朝歌逐日诀》诵读完了。

接下来将近两分钟的时间,房间里陷入沉寂中,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包括轩辕以寒在内,每个人都在默念《朝歌逐日诀》,虽然有些地方还不是很明白,但没人能否认,轩辕大帝留下的《朝歌逐日诀》,比他们原来的修炼心法高明了太多!

便是轩辕以寒,她的修炼心法跟《朝歌逐日诀》差距最小,但她也不能完全明了《朝歌逐日诀》中的一些心法口诀,只有记下来慢慢琢磨了。

当然,即便她自己琢磨不透彻,有轩辕老祖这种合道境的超级大能,不愁参不透《朝歌逐日诀》。

不过,大家也都知道,在逍遥阁找了半天才找到这么一个轩辕大帝留下的修炼心法,肯定是归焦翼所有,焦翼能让他们听上这么一遍,已经很不错了。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尽可能将刚才听到的《朝歌逐日诀》记下来,记住的越多,赚的也就越多。

只可惜,《朝歌逐日诀》虽然只有五六百字,但每一句都艰涩隐晦,极难记住,尤其是刚才都只顾着体味《朝歌逐日诀》的高明玄妙,没有特意去记,现在再去回忆心法口诀,似乎都忘记大半了。

“焦翼……”轩辕以寒抬头看着焦翼,眼中露出期盼之色,“我想……再读一遍《朝歌逐日诀》,可以么?”

轩辕以寒亦是绝顶聪明之人,记忆力之强,在御灵宗无人能出其右,而且《朝歌逐日诀》跟她修炼的心法颇多相通之处,她有信心只要再读一遍,就能将《朝歌逐日诀》完全记住。

焦翼朝那已经翻了一遍的小册子瞄了一眼,站起身来,淡然说道:“这什么《朝歌逐日诀》,已经没什么价值了,你想要就拿去。”

轩辕以寒怔住,《朝歌逐日诀》没价值了?

南宫烟容樱唇轻咬,美目中露出吃味之色,也许对于焦翼来说,《朝歌逐日诀》可能真的没多大价值,但对于其他任何人来说,这就是无价之宝啊!

相比轩辕以寒来说,自己跟焦翼的关系要亲密得多吧,这家伙看不上《朝歌逐日诀》,送给自己不好么?

要是拿到《朝歌逐日诀》,南宫烟容有理由相信,西沫岛掩月宗即便不能跟御灵宗相提并论,也绝对是轩辕灵洲之外当之无愧的巨无霸!

不过,焦翼都说了,《朝歌逐日诀》给轩辕以寒,而且自己以前也蒙受轩辕以寒不少恩惠,南宫烟容也不好开口。

“谢谢。”轩辕以寒愣了刹那,生怕焦翼反悔似的,俯身将《朝歌逐日诀》捧在手中。

但下一秒,轩辕以寒脸上的喜悦就凝固了,整个人彻底石化。

捧在她手心里的《朝歌逐日诀》,竟然奇迹般化作缕缕细尘,自她指尖簌簌流落。

记载《朝歌逐日诀》的小册子,本已朽败不堪,加之先前轩辕以寒心情激荡,手上的力道略有些大,在翻了一遍之后便禁不起任何挪动,所以尽管轩辕以寒捧起的时候异常小心,也还是没能保住轩辕大帝留下来的绝世修炼心法。

手指微微收缩,却什么也没抓住,轩辕以寒不由呆若木鸡。

祖祖辈辈朝思暮想的逍遥宝藏,老神仙留下来的修炼心法,就这样被自己给毁了!

南宫烟容这时倒是明白,何以焦翼会说《朝歌逐日诀》已经没有价值了,一碰即碎,甚至吹一口气都会化成灰,心法再高明再玄妙又如何?

幸好刚才没跟轩辕以寒争着要《朝歌逐日诀》,不然的话,老神仙的心血毁在自己手中,罪孽深重啊。

看着懊恼得如被雷劈一般的轩辕以寒,焦翼倒是一脸的云淡风轻,反而安慰起轩辕以寒:“坏了就坏了,想要《朝歌逐日诀》,等出去了我送你一份。”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