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三章关系破裂

    “郭先生,这次怕是要麻烦你了……”

    叶凡朝五彩礼戒中传去回复道。

    “唉,你先上来吧!”

    郭兴叹了口气,当即回应道。

    “多谢!”见郭兴并没有放弃自己,叶凡当即眼前一亮,道谢的同时,跨步朝一处传送阵行去。

    天地拍卖行以财富为最高追求,魔主给出的条件,对于他们的诱惑可能并不算大。

    当叶凡前往郭兴办公室的时刻,同一时间,不同的地方。

    一群黑衣人来到了先前十绝老祖被杀之地,细细的探寻着什么,为首之人,正是游川。

    “统帅,你让我下给那老头的魔粉,气息就是在这里消失的!”

    一位首领一脸肯定的解释道。

    游川点了点头,目光望着远处,并没有应话。

    “统帅,你说这老头会不会自己逃了?”那首领继续说道。

    他们原先让十绝老祖跟踪叶凡,且在十绝老祖身上留下可以追踪的魔粉,但在这里,一切气息都消失了,叶凡更是不知所踪。

    “凭那老家伙的力量,还无法发现魔粉,他应该是死了!”

    游川终于说话,却是语出惊人的说道。

    “什……什么?死了!难道说那小子还有余力杀了这老家伙不成?”

    在场众人都霍然一震,那名首领更是震惊无比。

    拥有通天圣脊的四品圣人,可不是这么好解决的。

    “极有可能是这样,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小子!”

    游川淡淡点头,并没有因为十绝老祖的死去产生多大的惊意。

    “统帅有先见之明,在那小子还没出魔界山的时候就让人封锁了传送阵,此刻这小子已经回不去了,只有妖族与中界山两处可以前往!”

    那首领满脸崇拜之情道。

    游川的远见,让他们都倍感敬意。

    听到此话,游川的脸上荡漾出一丝傲意,当机立断道:“将力量重点放在中界山搜寻,此子虽然是妖修,但据我所知,与妖族并无太大的瓜葛,况且这等时刻,妖族定然不会帮他!”

    “是!”

    诸多首领闻言眼中都是出现了一丝明悟,既然是中界山,那就好办了。

    整个西荒唯一可能救叶凡的势力,只有一直中立的天地拍卖行。

    ……

    此刻的天地拍卖行,华丽的办公室内,迎来了一位重量级的人物。

    此人自然是叶凡,对于许多魔族人来说,他就等于是护法。

    当叶凡出现在传送阵时,当即听到办公室内传来激烈的争吵声,一个身着华贵,美艳动人的女子正在和一位中年人大吵:

    “父亲,你说什么?你把叶凡叫上来了?你可知他此刻的近况,不要命了吗?”

    接连的问话从郭娇的口中出现,对于她这位父亲,此刻已经气得忘了尊重。

    “娇儿,你听我解释,无论如何,叶凡也是我们合作过的伙伴,此刻有难,我们理应帮忙才是!”

    郭兴无奈回复,不过语气并没有郭娇那般激昂。

    “他不知好歹,难道连你也跟着糊涂吗?父亲,你应该比我更明白魔族的可怕,我们包庇他,万一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郭娇强烈抗拒道。

    “郭先生,不好意思,给你惹麻烦了!”

    叶凡并没有一直躲在传送阵上偷听,以郭兴两人的修为,必然已经发现他的到来。

    郭娇没有收敛,说的如此绝情,明显也是说给他听的。

    “叶凡,你这说得是哪里话,你当初给我如此多方便,此刻回报,也是应该!”

    郭兴赶忙迎了上来,对叶凡笑道。

    “既然令嫒不欢迎我,我看我还是不给你们惹麻烦了!”

    叶凡看了郭娇一眼,语气平静道。

    “叶凡,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最好赶紧走,你实力虽强,但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再给你一百年,也不会是魔族的对手!”

    郭娇对着叶凡徐徐转身的背影狠狠痛斥道。

    她刚刚结束完一场拍卖行,当听到这个消息后,差点没被吓死,此刻对于叶凡自然没有好脸色。

    “娇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叶凡小兄弟先前送出的冰海定月珠此刻就戴在你的身上,你难道都忘了不成?”

    见郭娇说话越来越过分,郭兴的语气也重了起来。

    他也有些看不懂自己这个女儿,平常挺懂事的,但此刻却如此不可理喻。

    “这……这东西我大不了还给他,但是我们的生命,不可以陪着这个人开玩笑!”

    这话使得郭娇脸色微变,正所谓拿别人手短,不过态度上,依旧没有让步。

    “不用了!”

    叶凡摆了摆手,看着这父女两人为自己发生争吵,他也没有想到,转身离去的同时,却不忘对郭娇道:“郭小姐,我确实不应该连累你们,不过有点你说错了,我灭魔族,不需要百年。”

    “你……”

    听到这话,郭兴与郭娇皆为之一震,不知为何,他们从叶凡的话语中听出无穷的自信。

    要知道面前之人可是一个亡命之徒,但其离去的背影,依旧那般傲立挺拔。

    “父亲,你看他,都这般时刻,还这么盲目自大,这样的人只会害了我们,这冰海定月珠我不要也罢!”

    郭娇缓了片刻方才恢复过来,不由的变得更加愤怒,直接伸手取下了自己的美丽发簪,狠狠摔在了地上。

    方才那一瞬间,她居然信了叶凡的鬼话。

    “你……为父这次被你给气死了!”

    郭兴此刻胸口剧烈起伏,原本他已经开始帮叶凡想办法,结果被郭娇这么一闹,一切都泡汤了,包括他们与叶凡之间的情谊。

    “怎么?父亲难道相信此人能摆脱魔族吗?”郭娇阴阳怪气的反问道。

    “冤家宜解不宜结,此子身上的奇迹,你看不透也就罢了,但不应选择轻视,否则有你后悔的那一天,唉……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

    郭兴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己这不懂事的女儿一眼,最后除了叹气之外,只能沉默。

    他能看到叶凡的无穷潜力,但郭娇却不行。

    还好郭娇有一点倒是没有做绝,并没有朝魔族举报叶凡的下落,否则他们与叶凡之间,已经是敌人了。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