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女生小说 > 缠魂乱 > 第290章
    竹苓说话的语气很是认真,她说的话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毕竟这次游园会就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大会罢了,不然为什么皇后娘娘要让所有只有在朝中有一袭官位的大臣们的少爷公子小姐们都可以去呢?

    当然,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了解这件事情,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提出来,这可是皇后娘娘组织的啊,谁有那个胆子提出异议?都是把这件事情给闷在肚子里,假装不知道罢了,起码在皇后娘娘的面前,大家都是装作不知道的。

    但是,为了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各位千金小姐肯定都是卯足了劲儿,想要在宫里看看的,毕竟宫里的不是太子就是皇子,如果能够被其中一个人看上,不管是太子,还是皇子,都意味着她要进宫了,只要进了宫,那就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对于这些千金小姐来说,能够嫁进宫里就是很开心的事情了,因为皇宫象征着荣华富贵,象征着他们能够在自己夫君面前赞美自己的母族,从而提升母族在朝里的地位,这样能够一举两得的事情,自然也有很多人向往。

    “你说什么?今天就是游园会了?”月娘一激灵,游园会这么快就来了……她还没有准备好啊嘤嘤嘤……

    看着月娘反应这么激烈,竹苓无奈的摊了摊手,原来自己的这个无厘头的小姐,还没有意识到今天就是游园会了啊,看来不是自己太着急,而是自己的这个小姐太无厘头了,竹苓记得昨天月娘还说游园会要到了,问竹苓该穿什么衣服才好,今天就把这件之情给忘的一干二净,也不知道这种性格到底是好还是坏。

    “是啊,小姐,你难道忘了吗……好吧,小姐,奴婢相信你是忘了。”自己这个小姐向来如此,竹苓都已经习惯了,因此,在见到月娘如此,竹苓也没有太过于惊讶和震撼,反而是一脸的习以为常。

    竹苓已经习惯了月娘这个样子,倒是不怎么在意,开始拿起梳妆台上的梳子,给爷娘梳起她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来,月娘的头发保养的很好,一眼看过去,就像是一面黑色的瀑布一样。

    “小姐的头发真好看。”竹苓一脸羡慕的看着月娘的青丝长发,一边帮月娘整理着,一边羡慕的说着。

    月娘听了这话,抓了一缕自己的头发,确实很黑,也很长,月娘还没有注意过自己的头发,如今被竹苓这么一说,也注意到了。

    但是,月娘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竟然就是她期待已久的游园会了,本来月娘的心里对游园会是心心念念的,如今游园会已经到来了,她怎么觉得有点紧张呢?她又紧张什么呢?是紧张要进宫了吗?还是紧张要见到皇上和皇后娘娘了?亦或是……是紧张要见谢白了……

    月娘晃了晃脑袋,见谢白她有什么可紧张的啊?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再说,她和谢白之间都已经那么熟悉了,有什么可紧张的……

    这样想着,月娘的心里放松了不少,就是啊,又不是第一次见面,她有什么可紧张的?到时候,在宫里,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都是人,谁会在意她这个不起眼的小姐去?

    “怎么就到游园会了呢?怎么今天就是游园会了呢……”月娘百思不得其解,她明明心心念念着游园会的到来,可是……在月娘的印象里,应该明天才是啊?怎么今天就是游园会了,真是让人费解。

    月娘不知道的是,昨天一天她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下,自然是记错了日子,而竹苓却没有记错,因此就有了今天早上的这一幕。

    “小姐不是很期待游园会的吗?”听到月娘这么说,竹苓很是疑惑,怎么听着月娘的声音仿佛不太高兴一样?

    竹苓又哪里知道,月娘不是不高兴,只是太惊讶了而已,她没有想到游园会竟然这么快就来了,她还没有准备好啊……

    “是……我是很期待游园会,但是我哪知道今天就是游园会了啊!竹苓……你说我该怎么办?”月娘哭丧着一张脸,看起来脸色很是不好,也不知道是被惊吓的,还是因为今天没睡好,才这样的。

    “什么怎么办啊……今天是游园会不是很好吗?小姐不是一直期待游园会吗……啊!我知道了!小姐是不是担心来不及啊!小姐,你可以放心的,今天竹苓怕来不及,特意让您早起了,你忘了吗?刚刚还在抱怨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呢啊……”

    竹苓的一番话成功的将月娘迷糊的大脑给成功唤醒了,月娘仿佛如雷灌顶一样,突然明白了过来,对啊,就算今天就是游园会了又怎么样?现在时间还这么早,她急什么啊!

    “对对对,你看我都忘了,竹苓,快给我梳头发吧。”月娘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紧张的心情,还没有从今天就是游园会的惊讶中回过神来。

    听了月娘的话,竹苓便开始了她的打扮工作,先是给月娘梳了头发,挽了一个流云髻,衬托的月娘一张鹅蛋小脸更加的精致了,紧接着,又开始给月娘擦粉和胭脂,月娘本来就清秀的一张笑脸,在竹苓的手下,变得更加动人起来。

    “小姐,你看看还有哪里不满意的地方吗?”竹苓小心翼翼的问着,生怕哪里让月娘不满意了,毕竟竹苓也知道月娘将这次的游园会看的多么重要。

    月娘闻言,抬眼望铜镜里看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家映入眼帘,看的月娘一阵惊讶,这是她吗?当真是让人一眼看去就觉得是心旷神怡的模样,说不上是倾国倾城,但是绝对是很耐看的模样。

    “竹苓,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样的手艺啊……”月娘很是欣喜,她是知道自己的样貌的,但是她不经常打理,,因为月娘这些天也不出门,自然没了打理的念头。

    如今,看到铜镜里自己这幅眉清目秀的样子,月娘的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哪个姑娘家不喜欢自己美美的样子呢?哪个姑娘家不喜欢打扮自己呢?月娘自然也是喜欢的,但是,月娘这些天都在自己的院子里,出了前几天见了一次付铭瑄,这几天全部都是和竹苓在一起,月娘都没有兴致打扮自己了。

    而竹苓竟然有这么灵巧的一双手,将自己的一张脸打扮的如此清秀可人,这让月娘自己看了也是欢喜的,所谓女为悦己者容,月娘看着自己的这张脸,自己的心情都变好了。

    “小姐,您以前从来没有问过奴婢啊……况且,每次奴婢想要给你打扮的时候,你总是说不用了,不用啊……之类的话,让奴婢有这门手艺也施展不出来啊。”竹苓颇为幽怨的看了月娘一眼。

    明明就是月娘说的不用打扮了,但是如今又说竹苓有这门手艺,这让竹苓是无奈,但是,竹苓也明白,月娘就是这个性格,因此,也并不是真正的怪月娘,她哪有这个胆子去怪自己的主子呢?

    月娘也恍然大悟的明白了过来,之前,月娘总是觉得不用那么麻烦的,因此便没有让竹苓这么认真的给自己打扮过,只简简单单的描了眉,便好了,没有怎么要求竹苓给自己打扮。

    如今,看到这么一张清秀又精致的小脸,月娘的心情也因此变好了,看来以后还是经常要竹苓给自己打扮打扮,看着自己的这一张脸,真是一整天的心情都会变好的啊。

    “噢……这样啊,我想起来了,不怪你,竹苓,你知道的,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太惊讶了而已,经过你的巧手,我竟然这么好看……”月娘一会看看自己的眼睛,一会看看自己的发髻,像是小孩子一样,满脸都是惊喜的表情。

    看着月娘这么开心,竹苓自然也是开心的,自己的努力能够给别人带来快乐,竹苓自然是得意的,因为竹苓的心里记得月娘曾经说的话,只要能够对别人有用,这就说明你这一辈子不是白来的。

    “小姐,看起来你很开心,是不是很满意竹苓给你挽的发髻啊?”竹苓满心欢喜的看着月娘的样子,想要得到月娘的夸奖,虽然月娘已经表达了自己的不可置信,但是竹苓的心里还是很期待。

    月娘不可置否的点点头:“没错,这是肯定的,谁看到自己这么漂亮不高兴啊,竹苓,我还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好看呢。”

    月娘的脸上表露着高兴的表情,像个小孩子一样,给个糖果就这么高兴,看到月娘的样子,竹苓的心里顿时也高兴多了。

    “小姐高兴就好,这样一来,奴婢的努力就不是白费的了。”竹苓看着月娘的这张脸,确实很是惊艳,是和平时的清秀不一样的一张脸,让人越看越入迷。

    “竹苓,你是因为我的开心而开心,还是因为你的做法让我开心你才开心的?”月娘的这番话说的很是拗口,但是和月娘心相处了这么久的竹苓,也是能够明白的。

    竹苓想了想:“小姐,这两方面都有,小姐是竹苓的主子,小姐开心了,奴婢自然也就开心了,还有,因为奴婢将小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小姐开心了,奴婢也是开心的。”

    月娘点点头,这样最好,这样才能够让竹苓觉得自己也是有用的人,不仅仅是一个伺候人的丫鬟,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存在,都是有着自己思想的存在。

    竹苓看到月娘点了头,便去了一边的衣橱里,开始给月娘挑着裙子,明黄色和大红色的裙子自然是不能穿的,这些裙子平时如果是在自己的府里穿,是可以的,但是今天是皇后娘娘举办的游园会的日子。

    而明黄色,在宫里,是只有皇上和太子才能够穿的,皇子都穿不了,不然就是大不敬,还有大红色,是只有后宫之主,也就是皇后娘娘才能够穿的颜色,其余的人,无论是地位仅次于皇后娘娘的四大贵妃,还是最受宠的某个妃子,都是不能够穿的。

    这是皇室的威严,是皇家的规矩,所谓不成规矩,不成方圆,皇宫里自然是规矩最多的地方,因为皇宫里住着这个国家里最为尊贵的人,是任何人都惹不起的一群人。

    竹苓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便将明黄色和大红色直接过滤了去,最后,竹苓眼神落在了一条粉红色和月白色的裙子上。

    “小姐,这两条裙子你喜欢哪一条?”竹苓不好判断,便拿了过来,让月娘自己选择。

    月娘看了眼着两条裙子,一条浅浅如月,看上去很是高贵优雅,像是从月宫里飞来的嫦娥一样,腰间还束着一条用来收腰的缎带,缎带上点缀着些许鹅黄色的小黄花,让人一眼看去,就是赏心悦目的。

    再看那条粉色的裙子,柔柔的粉色让人心情愉悦了不少,腰身没有收腰,领口蓬松的张开着,让人能够露出雪白的脖颈,想来定是个活泼的人的风格。

    两件裙子都这么好看,月娘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选哪个好,这两件裙子都是月娘很喜欢的,并且都是新做的,当成进宫穿的裙子再好不过了。

    “就这件白的吧,我觉得粉的太嫩了,容易招人记恨,还是白的比较低调,就白的吧。”月娘想了想,如果有心人要害你,即便是和大红色相差甚多的粉红色,也会让有心人给陷害的,月娘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选择了月白色的那一件。

    竹苓点点头:“奴婢也觉得月白色的这个比较适合小姐,粉色的实在是太嫩了,比较适合二小姐的性子。”

    说完,便将粉红色的裙子放在了衣橱里,将月白的拿了过来,给月娘换上,换完了衣服,月娘这才算是打扮完了,对着镜子看了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很好。”

    这时,前院子里有下人过来了。

    “小姐,老爷问你收拾好了没有,马车已经准备好了,让您快一点,我们就要出发了。”下人很是明白礼数的和月娘说着,因为月娘的好心,使得付府里的下人都对月娘十分尊敬。

    “我这就赶过去。”月娘吩咐完,又转过身来,对着竹苓说:“竹苓,我们走吧。”竹苓道了一句:“是,”三人便一起往前院走去。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