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 第1782章 睡地上了
    四个人又找了一下,除了这两封信,还有石壁上刻着的《大道真经》,再没有其他。

    张禹将《大道真经》给记住,想来两个老道和熊剑也都给背下来了。这两封信,还是留在原处,上面那地图,张禹凭着记忆,靠着标注的方位,想要找到地方,并不困难。

    随后,由他提议,一同先出去。

    顺着通道上去,说来也怪,四个人前脚上去没一刻,那个挂着吕祖爷画像的石壁就自动关上了。

    重新在蒲团上坐下,四个人你瞧瞧我,我看看你,半天过后,才由高老道说道:“张真人,如果贫道猜的不错,您一定是打算前往太行山,寻找洞天别苑了。”

    “道长果然英明。”张禹没有隐瞒,直接微笑点头。

    “可洞天别苑里面的宝物,是我们吕祖阁的!”迪老道忍不住叫道。

    “师弟!”高老道立刻瞪向师弟。

    迪老道无奈,只好悻悻地低下头。

    高老道又看向张禹,说道:“张真人,我也知道,现在我们吕祖阁是无当道观的子孙庙,若说洞天别苑里面有什么东西,无当道观自然也有份。”

    “呵呵......”张禹淡淡一笑,说道:“道长,你有什么话,不妨明说。”

    “是这样的......对于我们吕祖阁的历史,你也知道了,再怎么说,也是当年显赫一时的玉虚宫。即便是已经沉沦至此,但大小也是有些声望的。只是做无当道观子孙庙,这传出去,多多少少有损名声。”高老道硬着头皮说道。

    张禹不由得又是一笑,还玉虚宫呢,现在有多少人知道什么玉虚宫。

    但他还是认真地问道:“那道长打算如何?”

    “我们吕祖阁可以认张真人为方丈,甚至答应一切条件,但只希望吕祖阁名义上,能够跟无当道观是一个等级的。不要是什么子孙庙......”高老道很是认真地说道。

    听了这话,张禹明白了,高老道终究是不想吕祖阁太过丢人,怎么说也是偌大的基业。能够和无当道观齐名就可以,类似于三大仙山那种同气连枝,攻守同盟。当然,甚至愿意让张禹当两家道观的方丈。

    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在正一教方面比较少,可在全真教方面,竟然有那种身兼两家道观的住持。

    不过眼下,吕祖阁的方丈是熊剑,而且人家白天才刚刚举行升座大典,就算谁都张禹是熊剑的后台,也没有说这就夺位的。

    张禹琢磨了一下,关于吕祖阁,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地方,当初这么做,一来算是完成海道人的心愿,二来是想要得到吕祖阁的功法。

    想要得到人家的功夫,就得名正言顺。所以收吕祖阁为子孙庙,便可以堂而皇之。

    眼下都知道了吕祖阁的机密,又熊剑为弟子,吕祖阁是否是无当道观的子孙庙,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拿定主意,张禹点头说道:“这样吧,熊剑今天刚刚举行了升座大典,成为吕祖阁的方丈,并且宣布归入无当道观,进到正一教。如果马上从子孙庙变为同盟,多少有点不妥,我看这样吧,一年之期,在一年之后,改吕祖阁为无当道观的盟友。”

    “多谢张真人!”高老道立刻感激地说道。

    “多谢张真人!”迪老道见张禹让步,也是激动的不得了。

    “不必客气。”张禹温和地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心中不禁又冒出一个主意来。那就是叶凤凰的紫烟宫,如果日后可以的话,同样也可以跟紫烟宫结盟。

    确定了这件事,洞天别苑的事情,俩老道也就不过问了。对于他俩来说,去找也未必能够找到,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没人知道,到底还在不在,也没人知道。

    可有一点,这种宝贝,如果真的找到,也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保得住了。一旦被知道,很有可能招来无妄之灾。越是厉害的宝贝,只有强者才配拥有。

    跟着,张禹又上经楼参观了一下,并且找到了那本入门心经。

    说实话,入门心经的前面,确实和《大道心经》一样,就是后面不同。

    张禹还想看看,吕祖阁还有没有其他厉害的功法,找了一顿,也没找到。

    看来这衰落的着实严重,可不管怎么衰落,起码要比无当道观强。自己刚找到无当道观的时候,那都啥样了。

    当天晚上,张禹就在吕祖阁下榻休息。进到客房,他可没有心情睡觉,盘膝而坐,就按照《大道心经》上的内容练了起来。

    还真别说,即便只是前面的功法,对于张禹这种没见过什么正了八经修炼真气秘籍的人来说,都算是宝贝了。

    行气到后来,却是难以运转丝毫,明显是遇到了瓶颈。

    这是张禹第一次使用高端的心法练气,也知道其中必然存在一些瓶颈,只有一点点的突破,才能达到另外一个境界。

    他今晚练功,熊剑回房之后,也在练功。自己的入门心经,其实都没完全练成,因为越到后面,越是难练,让人都搞不明白。

    现在有了真品,当然得好好练练。练了半天,照样突破不了,累的他最终睡着了。

    可就在睡梦中,他朦朦胧胧地看到一个老道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老道似在跳舞,又似在练功,看起来十分的奇怪。

    熊剑按照老道的姿势去做,迷迷糊糊,也不知多久。

    天渐渐亮了。

    无当集团在镇东区的工地。

    这个季节,是最适合建筑的气节。天气已经不是那么热,有些凉爽,却也不冷。

    工地的工人们,大多都是早上五点钟就起来,六点的时候开工。

    眼镜妹的哥哥苏军,目前是工地上负责安全检查,因为工期比较紧,这小子现在还挺负责的,晚上晚上还要带人检查防火什么的,所以就住在这里。

    “铃铃铃......”

    随着闹钟的响起,苏军睁开眼睛,但他随即发现有点不对劲,背上那叫一个凉。

    他马上仔细一瞧,跟着便大吃一惊。

    原本自己睡觉的时候,是躺在床上,怎么现在却躺在地上。

    “我怎么在地上......”苏军赶紧爬了起来,挠了挠头,心中暗说,昨晚也没喝酒,怎么睡觉摔到地上都不知道呢。

    “这一觉睡的,也太死了......”苏军活动了一下肩膀,就穿上衣服,到外面洗漱。

    跟他住在一起的,都是工地上管事的,要不就是检查员什么的。不用干辛苦的活,工资待遇都很好。

    大家伙一起洗脸,苏军正刷牙呢,旁边就走过来一个汉子,汉子手里毛巾,一边走一边说道:“哎呦我艹,这昨晚怎么还睡地上了,脖子起来都不好使了......”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