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齐乐娱乐 > 仙侠世界 > 第七百零七章 海底魔宫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越是觉得自己聪明的人,便越是糊涂呢。”叹了口气,撤除了结界阵法,月冷轩仿佛也不想再试探叶云,道:“我的功法适合在有月光时动手,与月神宫的炼月诀差不多,但却没有它那种只有满月才会发挥出真正巅峰的力量,只要是有月,便是会处于最佳状态。”

    “恐怕未必吧,满月所爆发的巅峰能力才是炼月诀的奥妙所在,你这等功法怕也是按照炼月诀来修炼,应该有所缺陷吧。”看着月冷轩自诩自己的功法,叶云声音不带感情,直接指出功法的缺陷之处。

    “哼,不就是月神宫的吗,我的手段未必会比那君若兰差多少。”月冷轩冷声道。

    “君若兰从未动用过旁门左道的手段,这点还请你记住,否则的话,与她对上的时候会吃大亏。”听到月冷轩将自己与君若兰相比较,叶云淡笑道。

    那个女人一般与人交战之时,就算是对手的手段再怎么卑劣,她都堂堂正正的战斗,用绝强的力量将对手击溃,放眼元婴境,能够与她一战的屈指可数。

    就算是杜剑吟与她交手都占不得便宜,甚至还会被她所伤,这也是为何叶云对君若兰的警惕之心还在杜剑吟之上的原因。

    “听你的语气,似乎很熟悉君若兰这个人。”听到叶云如此说自己与君若兰之间的差异,月冷轩诧异的问道。

    仿佛是很不相信这个金丹境七重的人会与君若兰有交集,不过看他当时的手段,若是真的有交集的话,倒也是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过是交过几次手,没占到多少便宜。”叶云笑着道。

    “没占到多少便宜,就是说占到过咯?”听到叶云的话,月冷轩侧脸凝望,发现后者的表情虽略有轻浮,但那股凌厉的气势却是在眉宇间浮现,似只是不经意的释放,却也让月冷轩相信,叶云所说的话,是真的。

    “我有兴趣真正了解一下你的名字了。”认真的看着叶云,月冷轩笔直的站立在月光降临的地方,头微微抬起看着叶云。

    叶云伸出手,笑道:“若是能给我十枚绝品仙灵之石,我便很真诚的告诉你。”

    “十枚绝品仙灵之石?这可不是一个小价格。”看着叶云所要东西,月冷轩皱眉,随后看了叶云几眼后,道,“希望你会值这个价格。”

    “对了我问你一下,在生之池的时候,你是否在池中用过有助于火毒变异的药材。”在与月冷轩的一番交谈下,叶云却是觉得她并非与自己想象的性格一样,不屑于动用小手段的样子倒也是与君若兰有着同样的傲气。

    “我何等身份,怎么会用这种手段,我看应该是月下所为,应该是我得到一粒丹药修炼的时候,他偷偷布置。”看着叶云有着杀意弥漫目中时,月冷轩将视线扫向远方,开口道。

    “那么看来你在你属下的心中,还是蛮有地位的,竟然连这种事情都肯为你做。”叶云眼中杀意闪过,若有机会,定然将月下斩杀。

    “我从未将他们放在心上,他们想必也是一样。若不是我实力高出他们太多,只怕他们会反过来将我制住,然后发泄一番。”眼角的余光淡淡的看了一眼叶云,月冷轩轻描淡写的看着天上的弯月,红唇微动。

    “原来是这样?倒是令我有些诧异。”听到月冷轩的这番话,叶云不由得一愣,随后笑道。

    “那我在你心中,又是怎样的地位?”眼睛转向叶云,月冷轩认真的问道。

    “若是说刚才只是认为你是个被宠坏的女人,那么现在,我却有了将你斩杀的冲动,否则的话,日后你有可能成为我的大敌。”仰望夜繁星,叶云笑着道。

    “有趣,看来你真正将我视为能够与你竞争的对手了,希望日后我们对决之时,都不要留手。”看着叶云并未开玩笑的样子,月冷轩淡笑着道。

    “我亦同感。”叶云点了点头,目光凝视在最远处的星辰上,其光芒却是在这群星中,最为闪耀。

    “你们两个放着大好的时间在这里浪费,到底有完没完,还不好好想一下如何寻找宝藏。或者你们两个抱在一起,天为被地为床也可以。”在叶云与月冷轩交谈时,剑道老祖忍不住开口道。

    “若是你有那种兴趣,我可不介意。可是你来的了吗?”看了一眼剑道老祖,叶云笑着道。

    “算了吧,若是真的让老祖来的话,恐怕也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剑道老祖苦笑道,现在他没有肉身,如何能够做这种事。

    “可以开始了。”提醒着叶云,如今与叶云的一番交谈却也是知道了他的性格,这样的人虽为友人会很好,但若是为敌,却也是让人兴奋,是敌是友,月冷轩心中早有定夺。

    黯淡星辰组成的群星,唯有那颗耀眼的极北之星,最为的孤独。

    “冷轩,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吗?”月下嫉妒的看着月冷轩身旁的叶云,随后温柔的看着一身白裳的月冷轩,声音柔和的道。

    “月下、月啸,你们两人守在左方,月凌、月华,你们两人守在右方,叶云便守在我身前,听我命令。”月冷轩淡淡说道。

    月下不敢置信的看着女子竟然将最重要的前方交给这个刚认识不久的男子,而且看她的样子,仿佛很是看好叶云。

    这让他心中大怒,自己在女子身边献殷情了多久,才会换来这份能陪月冷轩来须弥宝藏的权利,身旁的这三人也是付出了大功劳获得了这次陪伴,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月冷轩竟然选择信任叶云,这让月下心中对于叶云的愤恨,愈加的暴戾。

    “该死的小子,若是没有你的话……”除掉叶云的想法仿佛是要冲出心头,体内涌动的真气准备即刻偷袭身旁的叶云,让他知道这小小的金丹境不敢染指他心中认定的女人。

    看了眼对自己恨意万分的月下,叶云却是毫不在意的看着月冷轩的动作,复杂的符文围绕在月冷轩周围,庞大的空间法则同样是刻印在大地之上,伴随着月光缓缓移动,当注入在阵法之时,柔和的月光一瞬间便被阵法所吸收,激发出的空间法则也远远比万里破界符更为的强大。

    感受着体外所产生的空间压缩,叶云只是晃了晃头,身体便不再晃动,而身旁的五人中,除了月冷轩丝毫未动,其他的四人都是竭力在阻止这股压迫之力的临近,仿佛他们的肉身完全接纳不住这股来自于空间的压迫。

    “看来你们这次的目标应该是在深海之下啊,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里应该也是这第二层最深的地方,看来你可以开启第三层了。”听着月冷轩低沉的默念咒文,剑道老祖便是明白了传送坐标,笑着开口道。

    “真的?不过既然是在深海之中,那这第二层岂不是只有我等才会找到。”面色有异的看着剑道老祖,叶云疑惑道。

    “所以这就是他们放弃第一层的想法,因为已经是将第二层视为他们的战利品,所以才会保存体力留在第二层中爆发。”剑道老祖琢磨了一会,笑着对叶云道:“若是你按照我说的做,这些人中的月神力未必不能够被你的月刃吸收,你看如何?”

    “可以让月刃恢复灵智吗?”听到剑道老祖的话后,叶云一怔,随即急着道。

    “这个自然是不行,不过却也是能借助他们苦修多年的月神力来增加月刃的灵智,从而在一定时间中发挥出最高品质的战力。”剑道老祖摇了摇头道。

    “也是,天下毕竟不会有那么好的事情。”淡笑着点了点头,叶云道:“告诉我吧,不过若是可以的话,先不要讲他们杀了,还有用。”

    “我这方法很简单,便是在你催动月刃的同时将这其中还残存的灵智激活,到时候这灵智靠着本能的反应自然会吞噬月神力,而在这里的人除了你之外可都拥有月神力,自然可以全部祭奠给月刃。”

    剑道老祖看着叶云一副取舍不定的模样,淡笑道:“你可别忘了这些人可都是准备夺走你性命的,若是就这样选择犹豫的话,未免有些太过于不智了吧。”

    “不过是在想究竟是否该把月冷轩算上去而已。”叶云看着剑道老祖缓缓道。

    “哈哈,若她是敌人的话,纵然是这短暂的交谈又能得到什么,该下手的时候便是绝对不能心软,这点我应该不需教你才是。”大笑着看向叶云,剑道老祖正色道。

    “那便再等一下吧,现在我也并不对月刃有着太多的需求,反之对于火龙鞭的需求比较急切,至于这把月刃的话,日后再说。”叶云沉吟一下,缓缓说道。

    看着重新出现的陌生环境,月下冷冷的盯着前方的叶云,却是看到叶云并无太多理会自己,而是转身看着月冷轩,两人似是在交谈什么。

    近在耳旁的交谈,月下却是要被嫉妒的火焰冲破心智,自己与月冷轩何时这般贴近的交谈,可这小子竟然有这样的机会,这距离完全超出了两人关系应该有的距离。

    看着两人在仔细交流,月啸却是心中隐隐作痛,他对于月冷轩本就有着好感,更是在第一次见面时便决定全心全意的辅佐,但如今看着叶云轻松的与月冷轩平等交流,却是有些不是滋味。

    “冷轩本就是喜欢结交强者,与这叶云有这等交流却也不奇怪,我无需多想,在这里替冷轩得到日月双魂,也是可以让冷轩对我多一些好感。”月啸心中自我安慰道。

    叶云和月冷轩低声交谈,面色变得越来越凝重。

    “这地方还真是有够隐蔽的,也难怪我在第一藏开启的时候没有看到你来争夺,看来是已经做好了将这第二藏的宝物当做囊中之物了。”叶云对着月冷轩道。

    月冷轩不禁笑道:“这也是有些机遇而已,若是那月神宫的话则是会在第四层有着专属的机遇,我们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各取各得罢了。”

    “不过只是可惜第一藏的宝物也被月神宫的人获得了,虽然听说有一个外号叫做金丹剑魔的人也参与争夺,但我想也不过尔尔,应该会被月神宫的张彦华或是君若兰阻止,甚至于有可能杀死也不是不无可能。”

    与叶云并肩而行,月冷轩却是将月王朝的一些事情对叶云说出,叶云沉默听完又是各自发表自己的意见,而一边的月下却是越看越愤怒,身旁的三人不提,自己才是最应该让女子如此对待的人,而现今月冷轩的笑容,却是被这个区区的金丹境小辈给霸占。

    “好了,在这第二层中可能会有着你所不知道的东西,若是真的遇到了,便小心一点,日月双魂的位置,在这海底宫殿中的最后一层,看谁先得到吧。”月冷轩也不隐藏将日月双魂的位置,而是大胆的告诉叶云,也不知是自信,还是真正的信任起来了叶云。

    “最后一层吗,若是这样的话,便是要先比拼时间了。”听到女子的话后,叶云点了点头,心中暗暗道:“剑道老祖,能用神识探寻到这座宫殿吗?”

    听到叶云的话后,剑道老祖摇了摇头,眼中有着疑惑,不解道:“虽然可以看透其他四层,但对于这第五层来说,好像是有着什么东西阻碍着我的神识,恐怕那小女娃说的没错,日月双魂或许真的在这里。”

    “那便姑且确定她所说的为真,小心一点为好。”听到剑道老祖说不知下面的楼层时,叶云也是不由得看了一眼身旁的月冷轩,能这样对一个陌生的人讲出这等隐秘之事,女子的心胸,倒也是阔达。

    周围虽然富丽堂皇,但叶云却是不以为然,脚踩着黄金制成的地板,身旁千年不灭的琉璃灯芯却有着人鱼蜡的传说,而叶云在看向四周时发现不少墙壁上的奇异图案,每一壁都是在讲述着一个单独的故事,在看去时,叶云也是知晓了不少有关于自己身旁人鱼蜡的事情。

    对于这等事情,叶云没有信以为真,但对那名人鱼的灵魂产生质疑,为何一个区区人鱼灵魂可以存活如此之久,还是说那烛台本就是一个灯芯,在叶云的思索中虽不将故事信以为真,但那可以承载灵魂的法宝,却让他比较好奇。

    否则的话,叶云早就将这些故事弃之,而不是现在这般仔细研究。叶云注意细节的方面,无疑是让剑道老祖满意,不过这些东西看完便再也没有其他,只有那黄金宝物,却对叶云他们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感到奇怪吗?这本就是一座皇宫,被人用大法力移转而来,其中却有着数万人死在这里,化为的亡魂在这时间长河中烟消云散了。”将步伐放缓,月冷轩来到叶云的耳旁,淡笑着道。

    “倒也是可怜了这些陪葬的人,若是能机会的话,想必这里人都会选择离开吧。”听到月冷轩的话,叶云叹息道。

    “不,恰恰相反,他们便是知道如此,才会选择陪葬。”听闻叶云的叹息,月冷轩轻笑道:“本就是一代邪魔侵占皇帝肉身,他们这般苦苦哀求,这才引来仙界之人的参与,而这代价也不是凭空来的,他们要与邪魔同死,才能够除掉那尊邪魔。”

    “如此吗?”叶云听到后,便不在言语,默默观赏着四周的多彩珊瑚。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