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齐乐娱乐 > 荒域至尊 > 0138 妇人!
    竟是两名女子!

    其中一人一袭紫衣,身形袅娜窈窕,风姿曼妙,精致光洁的双脚如莹莹羊脂玉,白皙细嫩仿佛极净莲藕,不着敝屣!

    其人身姿摇曳玉阙飘飘,凌空而立,襟带挥舞间说不出的出尘灵韵,位仙灵气十足!

    若说那紫衣女子的气质娇柔如水出尘灵韵,宛若从画中走出仙气十足的话,那么那赤色红衣女子身上则是十成十的王霸之气!

    一身精致的宫装红袍,身子丰腴却不显半分臃肿,手提三尺青峰,宝光骇人,更让人心生忌惮的是,这赤色宫装的女子身上透着一股子深入骨髓的冰冷气息!

    牧云和言凌二人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浓浓的惊惧和不可思议!

    这两人竟然是炎将级别的强者!

    这他娘的是两位女将军啊!

    这两位女将军冲破山体入洞后,似乎对牧云言凌二人的存在浑然未觉,二人瞬间捉对厮杀,战成一团!

    或许两人是从外界就已经开始厮杀,一直到此!

    牧云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二位是无意间到此,但突然遇上这一幕仍是让他有片刻失神!

    这是除了那不知是真有实力还是在吹牛皮的灵绾外,牧云第一次见识到炎将级别的强者!

    说来好笑,竟然都是女人!

    “姐…姐夫…,怎么办?”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牧云已经脱口而出道:“撤!”

    “什么?姐夫,都到这里了,当真就这么走了?”言凌似乎有些不甘心!

    可是牧云接下的语气却是毋庸置疑!

    “走,趁着他们没发现或者说没把我们当回事之前赶紧撤,灵溪虽妙虽好,但有命拿还得有命花,这二位要是有心留下我们,你娘亲都保不住你!”

    这便是牧云和一般炎修的不同之处,富贵险中求固然不错,但眼下这种没来由的天赐机缘却绝不至于让他拿命去赌。

    如果是两位涅槃境的强者牧云还觉得可以凭借自身的底牌去搏一搏的话,那么眼下的情况牧云绝不存半分侥幸。

    在两位炎将级别的强者手里虎口夺食?

    痴人说梦!

    别说什么坐山观虎斗然后渔翁得得利的话,即便是最后这两位女将军一死一伤,炎将级别的强者只要剩下一口气,抬手就可以将他们这两只蝼蚁绞杀!

    “走!你放心,之前我说过的话仍旧作数,出去之后我会帮你重塑道基的!”

    听到这话,言凌的脸色虽然好看了些,但仍是有些不甘!

    正所谓人性本贪婪,此时可见一斑。

    就在牧云走出还未到来时的水潭边,牧云本来怀揣的最后一丝这两位女将军不把他当回事的侥幸也彻底破灭!

    “站住!”

    冰冷彻骨的声音打破了牧云的侥幸!他只觉此间的温度骤降八度,二人定力当场,再不敢动弹分毫!

    “转头说话!”冰冷的声音再度传来。

    牧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身道:“两位姑娘,在下已经打定主意不染指这灵溪自行撤出了,难不成二位还要将我二人杀人灭口不成!”

    “姑娘?”许是觉得牧云这个称呼有些新奇,那红袍女子当即皱眉,但是很快,她的脸色便是骤然一寒,轻蔑道:“炎灵境的蝼蚁,杀你又如何!”

    奇怪的是牧云这会听到这话不仅没有半分惧意,反而是突然没来由眼前一亮,冷笑道:“呵呵,你这妇人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原来,这两名炎将级别的女子强者彼此实力都在伯仲之间,这片刻的功夫两人竟是到了生死僵持的关键时刻,如果他没猜错的话……

    牧云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他可一直都是吃软不吃硬的家伙,哪怕你是炎将,既然有求于人,那也至少摆出求人的姿态,他牧云可不是欺软怕硬的贱骨头!

    言凌惊惧的瞄了一眼那开个明显脸色急剧下沉的红袍女子,目光呆滞!

    这可是三十六天域七十二岛屿域主岛主级别的炎将强者啊!

    “这他娘的刺激啊!”

    虽然言凌此时心惊肉跳如履薄冰,但心中仍是有些抑制不住的异样快感。”

    那红袍女子锋锐的眉毛拧成一团,面色冰寒。

    “妇人?”

    刚刚还是姑娘,转瞬成了妇人,怕是任何一个炎将级别的强者都忍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可是这红袍女子似乎并没有生气,反倒是眼中闪过一丝诡谲。

    “难不成这小子有所依仗?”

    可不是哪个炎灵境小修都有面对炎将强者而不惧的勇气!

    红袍女子言语上破天荒退了半步,道:“以你最厉害的手段攻击我眼前这贱人,待我将其擒获,灵溪分你一半!”

    言凌当下大喜,这可是好事!

    然而牧云丝毫不以为意,冷冷道:“哦?这算是在求我?”

    “蝼蚁,休要得寸进尺,小心我让你顷刻间化作灰飞!”

    牧云冷笑。

    “吓唬人的话还是不说为好,我不是傻子,你若是能腾出手来杀我,我现在可没有站着说话的机会!你叫住我,不就是因为一时腾不出手杀我而眼前的僵局你又破不了么!”

    牧云故作轻挑的叹了一口气,道:“可是这世间哪有用别人的性命来威胁别人帮忙的理!”

    “你……!”

    那红袍气极,但偏偏还真就如牧云所说眼下他并腾不出收来拿牧云如何。

    眼下的情况对他来说明显不宜久拖,本就是客场作战,引来天魁域的强者到时候吃亏的必然会是她!

    “你说我说的对么?这位漂亮的子紫衣姐姐!”牧云侧头道。

    他将目光转向那位至始至终都只是运转小周天灵气与红袍抗衡的一袭紫衣!

    牧云很好奇,按理说这紫衣应该也存着和那位红袍一样的心思才对,可是后者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个字,甚至都没有侧目看过自己一眼!

    难道她就一点不担心自己当真和那红袍合作?

    还是说她根本就没把自己看在眼里?

    那一袭紫衣仍旧像没有听到牧云的话一样,完全没有搭理牧云的意思!

    气氛有些诡异!

    突然,那红袍冰冷诡谲的笑了起来!

    “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不过,你想要联合这贱人来对付我,痴人说梦!”

    牧云瞳孔一缩,并非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他猛然间在脑中抓住了些什么东西!

    忽的,牧云眼前一亮,心念一动,负背银枪已经紧握在手中!

    “那就是试试看!”

    牧云没有开玩笑!

    他一脚猛挫地面,体内焰心犹如开闸泄洪的水坝,灵气汹涌瞬间充斥周身!

    已经是高阶战兵猎天枪尖凛冽,瞬间蒙上一层白色星芒!

    “寂灭,碎星!”

    牧云整个人和猎天仿佛融为一体,力从地起,如出海蛟龙,朝那和一袭紫衣僵持不下的红袍炎将猛冲!

    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言凌只觉一阵热血沸腾!

    “他娘的!牧云!不管今儿个生死如何,就冲你敢朝这歹毒婆姨出手的这份胆识,你这个姐夫老子打心眼里认了!”

    言凌也算是后知后觉,虽然仍是不清楚牧云此举所为何意,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若是牧云朝那紫衣出手真让这红袍赢了,他们也俩必死无疑,而眼下帮这紫衣的话,只能说生死未卜!

    因为他也不知道,这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他们一眼而且半个字都不曾吐露的紫衣究竟是什么打算!

    “小子,你找死!”那一袭红袍怒极恨极,冰冷的双瞳都快瞪了出来!

    她怎么都料到到这炎灵境的蝼蚁竟然真敢对他出手!

    “你这妇人,难道就只会说些威胁人话么!若是这样,你这炎将级别的强者不过如此!”

    “紫衣姐姐,你可准备好了!牧云可是把宝压在你身上了!”

    让人匪夷所思,素来惜命而且头脑清晰的牧云竟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帮这紫衣,要知道他之前要跑路时可是果决的很呐!

    紫衣和红袍两位女子将军的胜负本就是五五之数,即便炎寂境的战力在炎将强者那不值一提,但是总归会有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更何况,牧云从灵绾那学来的这一手不知品阶的战技枪势,是牧云屹今为止最强横的战力!

    轰!

    又是一阵地动山摇,倒不是牧云的实力到了那个地步,只是因为僵持的平和被打破,两位炎将强者硬撼之威足以至此!

    枪势走完,甚至还未完全走完牧云整个人已经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同时七窍溢血!

    四肢百骸没有哪一出不是撕心裂肺的刺痛,这种感觉,竟然只比当初炼化那白虎嫡血残魂要弱上一丝!

    这还只是侧翼微不足道的呼应而远不是正面对敌啊!

    好在,牧云倒飞出去的同时那一袭红袍也同时倒飞,看样子,受伤绝对不轻!

    狠狠的砸在地上,牧云又是接连吐了数口鲜血!

    他竭力扣住钟乳石壁,尽力让自己模糊的视线能看到交战的那片虚空。

    被血水模糊的双眼依稀看见那一袭紫衣迅猛俯冲向那红袍,然后便见到和他一样砸地的红袍如丧家犬一般疯狂倒掠,化作一阵虹芒转瞬从另外一个山体洞口逃了出去!

    这时候牧云才借着那漫天的紫霞看清,原来这钟乳是石洞内,还有第二个被他们砸出的直通山腹外部的大坑!

    “臭小子,我记住你了!你最好祈祷这辈子都不要再遇上我,否则我定将你碎尸万段,剥离灵魂至九幽永世鞭挞,让你翻不得身!”

    牧云嘴角抽搐了一下,掀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臭婆娘,到时放马过来便是,牧云怕你不成!”

    经此一役,牧云炎将级别的强者只有忌惮,再无恐惧,于他炎道一途修心而言,有着莫大的裨益!

    那一袭紫衣并未追出去,凌立当空的她在那红袍败逃后如被风雨打翻的飘摇孤舟一般,也瞬间失了灵气,像是离开老木的枯黄落叶,脱离掌控的断线风筝,轻飘飘摇曳这从空中掉落。

    紫衣飘摇,如风飘絮!

    见到这一幕的牧云也不知哪来的气力,一把挣脱搀扶他的言凌,魂翼一展,冲上半空,双臂深处,将那一袭紫衣轻轻托住!

    这是一张精致绝美到令人发指的雪白脸庞。

    柳絮轻轻一弯眉,菡萏青莲双霞飞,红唇微微一点隐现陶瓷贝齿。

    最让人惊叹是女子下身那一双暴露在空气中不着敝屣嫩藕一般的赤足,纤纤玉足白里透粉,绝对足以让那些有特殊癖好的男子为之癫狂!

    可惜的是这女子此时双眸暗淡无光,脸上也无半分神彩,就像是一具没有喜怒哀乐的绝色傀儡。

    忽的,女子那原本双目无神的紫衣眸子檀动了一下,她轻侧过脸看了牧云一眼!

    紫衣眼中瞬间迸溅出一抹光华,仿佛昏暗夜空拨云遇婵娟!

    牧云心头一喜,可惜那女子眼中的神彩只是一闪而逝,而牧云的眼眸也随之暗淡,有些失落道:“可惜这副就快要开启灵智的灵胎,地精之子,大地的女儿啊!”

    很快。

    随着牧云稳稳落于地面,那一袭紫衣像是紫色蒲公英消散在风中一样,在牧云手中化作点点紫芒融入岩洞那漫天的紫色霞光中,彻底消失不见!

    牧云脸上再无异样,显然对这样的诡谲现象早有所料,即便如此,牧云心头仍觉得有些哀伤。

    而眼见这一幕的炎灵则是痴愣道:“姐夫,这是怎么回事儿?”

    “听说过地精之子么?”牧云道。

    “地精之子?”言凌瞳孔骤然一缩!

    “那是……灵胎!?姐夫你是说刚才那一袭紫衣是这条灵脉孕育的灵胎,大地之女?!”言凌一脸震惊,龇牙咧嘴止不住的倒吸冷气!

    “难怪,难怪啊……难怪刚才那一袭紫衣刚才对你的问话全然不搭理,难怪姐夫你会毫不犹豫选择攻击那红袍女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具尚未开启灵智的灵胎吧?”

    牧云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言凌,熟悉后缓缓点头。

    短暂的震惊后,言凌忍不住啧啧称奇道:“想不到在这天魁域偏安一隅的青阳城,竟然还能孕育出这等炎灵大陆可能数万年都见不到的地灵之精,可惜了,要是这灵胎能存活下来,那可是比无数条灵脉都来得珍贵啊!”

    牧云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此时他实在没什么气力了,定要狠狠在这小子脑袋上敲上一记!

    “你小子倒还真敢想,即便这灵胎存活下来又岂是你我能染指的?到时候莫说是炎将,恐怕更厉害的老怪物都要出来几个抢夺。退一万步说,就算无人来抢夺,谁保证可以收服她?你还是我?别忘了刚才你见过什么,灵智未开便有炎将级别的实力,要是等她开了灵智那还了得,难不成你觉得自己有本事让一头真灵乖乖跟着你?”

    言凌悻悻的缩了缩脖子,他言大少再怎么目中无人,也不敢再再这个话题上造次。

    真灵啊!

    整个炎灵大陆怕是都有数千年没听说过有这样变态出没了吧?

    忽的,望向灵溪的牧云眼神突然一变,有些震惊。但是很快,他便是释然了。

    言凌有些奇怪牧云的变化,循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当即大惊失色!

    “姐…姐夫!怎么会这样?”

    只见那足有十丈长的灵溪里,原本如紫色蜂蜜一般的粘稠灵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退散,自两头开始向中间蔓延,紫色削减。

    眨眼的功夫,在灵溪两头最尖端的地方,已经变成了透明的溪水,而非灵气充裕的灵液!

    相对于言凌的大惊小怪,牧云理所当然道:“既然灵胎已死,孕育灵胎的灵脉自然消散,天理昭彰,地灵循环之理,不外如是!”

    “如果无人打扰的话,那大地之女的灵胎应该会脱胎后开启灵智,成功晋升真灵吧?”

    很奇怪,眼睁睁看着这等本该是珍贵万分的天地灵物就此消散,牧云竟然破天荒觉得本该如此,许是受到那一袭紫衣的影响。

    言凌倒是无法体会牧云的这种心情,而是一脸的肉痛。

    苦着脸道:“姐夫,那我们岂不是白跑一趟!还差点把小命丢了,亏大发了!”

    牧云哑然失笑,没好气道:“谁说白跑一趟了,眼下这灵溪消散后百余倍的灵气至少还能撑一炷香的时间,足够让你恢复实力了!”

    言凌瞬间眼前一亮,激动道:“姐…姐夫!”

    牧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张嘴!”

    “a~”

    牧云将早就准备好的一滴灵猿黄金血抬手推入言凌嘴里。

    瞬时间,言凌脸上涌现出浓重的狂喜神色,感激的看了牧云一眼后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为之一振,当下盘腿闭目,进入禅定状态!

    于此同时,此间浓郁的灵气开始疯狂的涌向言凌,见到这一幕,牧云只是微微点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以灵溪的浓郁灵气作为突破所需实在是大材小用,但灵溪很快就不复存在,倒也无妨。

    不过牧云本来打算凭借此地一举晋升炎照境后期乃至炎寂境的想法却只能暂时作罢,他一边吐纳着此间浓郁灵气来疗伤,一边替言凌护法。

    如果不是言凌突破所需,牧云肯定会直接离开这里的,毕竟刚才那样的动静,难保不会招惹来青阳城主府,搞不好天魁域别的大人物也会来!

    那毕竟是炎将级别强者的波动啊!

    这时候的牧云并不知道,他身后十数丈开外,一块钟乳石后,一个藏匿的小丫头正伸着那圆不溜秋的小脑袋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偷摸打量他的背影!

    那小丫头双手触及那藏身的钟乳石后,一米多高的钟乳石瞬间异变,白色的钟乳石通体呈现出紫色,充斥了极其浓郁的灵韵!

    匪夷所思,那本来普通至极的白色钟乳石被她双手这么一碰,竟然成了极品灵石!

    只是这一切,牧云和言凌二人毫不知情!

    半柱香后,比牧云料想的还要早一些,言凌从入定中醒来,炎寂境初期的实力一览无余,他当初的巅峰实力!

    牧云明显感觉凭借此间的浓郁灵气,他的实力还可以再进一步的。

    言凌这小子显然也清楚,这个地方不安全了不宜久留,故此并没有贪婪。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点头,同时跳入了那一方来时的水潭中,原路返回!

    在牧云言凌二人跳入水潭数息后,方才钟乳石后的小丫头站在了刚才他们二人站立的地方!

    圆不溜秋的脑袋,一头乌黑亮丽的短发,脑后以紫色丝带扎着两根笔挺的羊角辫儿。

    胖乎乎的小脸娇嫩可爱,仿佛一捏就能出水。身着白色小纱裙,乍一看像极了新出炉的白瓷娃娃!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双眸如水,黑不溜秋的眼珠子滴溜溜直打转,一双眼睛极富灵韵你好似能说话一样!

    “吧唧~”

    小丫头低头咬了口手握的一块极品灵石,露出洁净白皙的小门牙。

    吧唧吧唧,那极品灵石很快都入了她的肚子,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小丫头满脸陶醉。再去看她刚才藏身的地方,那半米多高质变成极品灵石的钟乳石早已经不见踪迹!

    “城主,找到了,看样子前面就是出口了!”

    洞内突然想起不合时宜的声音,小丫头当下望了一眼身后,眼珠滴溜溜转一脸警惕!

    她看了看那已经平复的绿潭水面,伸出白皙小手点了点光洁的额头,似乎是在思考。

    很快,她像是下定决定一般,小腮帮鼓了鼓,紧随牧云言凌二人的脚步,一头扎入了绿潭中!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