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齐乐娱乐 > 濒危修仙门派考察报告 > 第三十九章 凡尘炼心
    肖千秋的语气和他回答肖兴龙质问时一般轻快:“如诗,为什么你认为你的姐姐还有可能?恩?”

    “因为……”

    “因为她是你的姐姐,是吧。”

    “是的。”肖如诗没有为自己和姐姐多做辩解,坦率地承认了这一点,反而是肖银云在旁边说起话来:“如歌也是难得的四品仙骨,而且,三年前本来是比如诗还要强些的,就这样放弃她,随她胡乱糟蹋自己的仙骨,实在是太可惜了呀!她的资质就是放在杜家、景家都不差的了。”

    “嗳,”肖千秋疏眉一抬:“那我想知道,换做是你们的话,怎么让她回头呢?”

    这个问题问得极好,肖如诗和肖银云一起哑口无言,就听肖千秋继续往下说:“既然不肯随她去,你们想必要用些强硬的手段了?是关黑屋呢还是饿饭?不对,这些肖在礼都干过,非但没有让她回头,还搞得夫妻反目来着,如诗,我这话说得没错吧。”

    “是的。”肖如诗闷闷地回答道,自己家的事情,他当然清楚,姐姐开始胡闹后,父亲又急又气,什么粗暴的法子没使过?可是,如歌也不是省油的灯,父亲略加教训后立即闹到母亲那里,一哭二闹三上吊四出走五威胁,连哄带骗,搞得母亲和父亲不知合了多少气,最后甚至大打出手,彻底伤了夫妻情分,母亲连见都没见他就闭关了,要不是这次妖物闹事,母亲担心孩儿们性命提前出关,他怕是到成婚都见不到母亲一面了!事后,父亲不敢再使那些简单粗暴的手段,如歌整日得意洋洋地谈论她又参加了什么茶会,又学到了什么穿戴的新鲜式样,反而俨然人生赢家。

    “如果多劝劝的话,和她好好谈道理……”肖银云说:“也不是没有让她回头的可能啊!”

    “是么?肖在礼和她的谈话,少了么?”肖千秋说:“这次我要给如诗定亲,他不是也拿这个敲打如歌了吗?结果怎么样?”

    结果,如诗也很清楚,如歌非但没有因为“如诗奋斗得好,老祖给安排了好姻缘”而振作起来,相反,她的小脑瓜里发明了一套套的阴谋论,认为婚事是老祖的陷害,实验是老祖的陷害,修行是老祖的陷害,就是这次来探望华灵也是老祖的陷害……大概只有让她随意地吃喝玩乐荒废学业最后随便找个人家嫁了不算陷害了。

    “这都是因为她年幼不懂事的关系,要是等她年纪大一点,说不定她就会懂事了。”

    “我这不就在等她年纪大一点吗?一年不懂事等两年,两年不懂事等三年,三年不懂事我就是等一百年也不要紧,反正我是真仙,”肖千秋笑了起来:“等一百年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啊,看,你们想出来的招和我的‘放弃’实际上没有什么两样啊。”

    不再修行的话,肖如歌哪里还活得了一百年!这道理就是肖如诗也是懂得的,但是懂归懂,在明白双胞胎姐姐即将与他分道扬镳,走上很可能重蹈肖兴龙覆辙的道路后,他依然不忍心就这么放弃:“老祖……”

    听到肖如诗的哀求,肖银云沉不下气了,她提议道:“她能这样浑浑噩噩地度日,都是因为她是肖家的小姐的缘故,不用修行也能锦衣玉食,若是剥夺她的一切,将她放逐,让她认识到没有道行她什么也不是的话,她就会懂了吧!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哈!你是说凡尘炼心?”

    “凡尘炼心?”肖如诗小小地惊讶了一下,因为他听都没有听到过这个词儿,而肖银云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双眉紧皱,唉,她实在是不愿意说出这个词来,凡尘炼心,说得好听,可是实际上在任何修仙家族里,这都是仅次于死刑的最严厉的惩罚了!这可不是像肖如韵那种外放为官的处理方式,而是彻底剥夺所有的资源,赶出家族,不能再得到家族的庇护,甚至还可能受到凡人的欺辱……不,很多修士宁愿死在家族中也不愿受到如此的重罚!肖如歌……肖如歌还是个孩子啊!她怎么能仅仅因为学业怠慢了些就受到这种处罚呢?应该……应该还有缓和一点的方式的吧,比如告诉她限期整改,几年内不把进度赶上来就会没有新衣服穿?或者她可能听到要去凡尘炼心就悔改了?无论如何,不能让肖千秋将这个词在肖如歌身上付诸实施,肖如歌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没有家族的庇护,她会落到什么境地?

    她正咬牙后悔自己失言,就听到肖千秋朗声说道:“虽然有这个法门,但是我肖家千年以来,每次大比撵出去几家,算起来也有不少人了吧,可曾炼出什么来?”

    “呃?没有。”

    “而且,我也不想被肖在礼和他婆娘追杀啊!”肖千秋笑道:“把他们的宝贝女儿扔到凡人堆里,我怕炼不了几天就给他们添了个外孙出来,他们受得了吗?受得了的话,我倒是也不介意当一回恶人的。”

    “啊!”肖银云发出了一声长叹,这确实……她赶紧对旁边睁圆眼睛一头雾水马上就要发出可笑问题的肖如诗说:“别问了,不是好事。”

    “奥。”

    “你也同意‘放弃’了?”肖千秋又问道,肖银云无奈答道:“不然怎么办,让你把她撵走吗?真是可惜了她那一身好仙骨,不知何日才能悔悟!”

    “其实,她那身仙骨,也没什么可惜不可惜的,”肖千秋话锋一转,在他二人震惊万分的目光中,向上一指:“这不是现有一个六品仙骨在此,而且道心坚定,肖如歌不改志也赶不上的。”

    “什么!你的意思是……”肖银云和他相处多年,早就听出他这话的意思,只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肖千秋却毫不迟疑地回答:“是的,我的意思是,将肖如歌自愿放弃的那些资源转给她。”

    “不行!”肖如诗还没说话,肖银云第一个叫起来反对,开什么玩笑!当然,肖千秋有时候是不大正经,但是没有一次像这回这样离谱!

    肖银云不是一个心胸狭隘、小气吝啬的女人,若是生在凡间,她会是那种主动给乞丐盛饭并把柴屋腾给难民的善女子,如果第一个遇到华灵的是她的话,她早就安排她住在未婚夫家里,学点日用的仙术并能与同龄的肖家女孩子们玩耍了,她不是个仗着自己身份就要欺负打压野生天才的人,但是,把肖家子弟的顶尖资源给她?她甚至不姓肖!

    收留一个小乞丐,施舍她一碗饭,甚至在饭上添块肉是一回事,把自己孩子的录取通知书送给她是另外一回事!

    后者,恕她无法接受!

    “这就不行了?”肖千秋悠悠道:“我还打算……”

    “打算什么?”尽管肖银云这样问了,其实她压根儿不想听回答,但是肖千秋不合她的意,侃侃而谈:“你也看到了,她根本不用学就能抵挡五色门的邪术,而现在家族里的这些长老连肖兴龙都抵挡不住,所以,我的计划是,撤掉给那些废物的资源,该打发走的就都打发走,全力培养她一人,如果她能成长起来,我们再与之配合,五色门就根本不成为什么问题了,即使不算上这点,她一个六品仙骨,成就势必非你我可及……”

    肖银云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那样的话,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什么肖家了!世人将只知有她而不知有肖家!”

    “是呀,确实如此。”肖千秋说:“可是,你不想看到六品仙骨真正成长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吗?我觉得会完全超越你我一直以来的认知,甚至……”

    “我对您从来是言听计从,可这事,不行就是不行!”肖银云火冒三丈:“那些长老只是资质不足,他们多年来勤奋修道,没有任何对不起肖家的地方,而她对肖家有什么建树?你要抽调所有人的资源给她一个人?你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只因为她是天才吗?不,你不能这么做!天才怎么啦!天才也不能用整个肖家去换!如果你执意这么做——我会与渡人联手。”

    她一边说,一边举起了手中的牡丹,刚才还含苞待放的牡丹一瓣瓣在她手里绽放开来。

    “那么,把肖如歌放弃的资源转给她呢?”看到她恐吓的姿态,肖千秋居然又笑了起来,仿佛刚才那段石破天惊的话只是他用来谈判的技巧而已:“这你也要去通知公桥吗?”

    “不行!”听到肖千秋态度上后退一步,肖银云的姿态也缓和了下来,尽管她的语气依然是恶狠狠的:“您比我聪明得多,要是肯少去几回酒馆的话,肯定已经想出怎么让肖如歌回头的办法了!”

    “少去?那可不行,连这点自在都没有,做什么真仙啊?做凡人得了。”肖千秋一笑而去,肖银云看到他确实是开玩笑的,吐了口气:“如诗,今天听到的,不要对任何人说。”

    “是,老祖。”肖如诗答道,肖银云想安慰他一下,却听到他说:“他其实知道姐姐在这里吧。”

    那是当然的了,华林在上方默默吐槽,你那个蠢货姐姐的呼吸声就连我都听得一清二楚啊,身为真仙,近在咫尺连这都察觉不到,当年肖兴龙早就把奇云峰上杀得一干二净了,也不会出门就被肖千秋来个当头一棒了。显然,肖千秋今天这番话有一半是说给你那个傻瓜姐姐听的,一半是说给你听的,也真难为他了,堂堂的家族第一真仙,愣是被你们当知心姐姐使唤,分配点公中资源还要被你们阻挠,过得哪里像个族长,活脱脱一个保姆!换成我,早就一顿鞭子让你们认识到另外一个崭新的自己了!这种建立在血脉制度上的修仙家族,动辄纠结什么姓不姓肖的狗屁,已经到了非改造不可的程度了!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