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历史小说 > 魏延的种子三国 > 第215章 【吴美娘】
    魏延回头看了一眼樊建,那一世,你和杨仪、马岱一起诛杀老子,这一世,老子既往不咎,还想重用你,你却倒好,给脸不要脸,还联合那么多世家算计老子,刚才一路之上还诅咒老子,说什么“你的妻妾已经被我们的人霸占了”,只是把你的妻妾送到青楼,你是没有什么感觉,那就当着你的面,霸占你的妻妾吧!

    在过去的日子里,虽然平灭了十七个世家,但没有从这些世家家主们的妻妾里面发现什么让他心动的女子,他就一直憋着。

    而据空空说,魏延是一个有日御十女能耐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憋上十几天,实在太残忍了。

    现在,既能发泄,又能报复敌人,何乐而不为呢?

    在这个时代待了一年,魏延的道德观更趋近于这个时代的人,而非某些有些圣母婊的现代人。

    这个时代提倡的道德观就包含了一点,大复仇,就连孔老夫子都说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说的是什么意思,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提倡大复仇主义。

    在《春秋》一经中,凡有复仇之事,孔子必大书特书,以张复仇之义,复仇者的心中燃烧着报仇雪恨的怒火,不再顾及人间的礼法而欲以仇人之血来洗却心中的怨毒。

    可惜,被后世别有用心的人一层层地篡改下来,后来竟然有人煞笔地提倡“以德报怨”,以为“以德报怨”是儒学思想,尼玛,孔老夫子快被你们这群煞笔气得从棺材里面跳出来了!

    樊建,那一世,他和杨仪、马岱一起诛杀魏延,这一世,又联合那么多世家对付魏延,可以说,他是魏延迄今为止遇到仇恨最大的人,比诸葛亮还大,毕竟诸葛亮这一世还没怎么动弹呢(而且人家诸葛亮已经很可怜了,那一世的老婆黄月英被魏延占了,姐姐诸葛梦也被魏延占了)。

    魏延对樊建再残酷再凶狠都是可以理解。

    当晚,在樊建的卧房里面,魏延靠在床榻上,俯视着跪在床边的女人。

    一身白色襦裙,一头如瀑的黑发,瓜子脸,柳眉,杏眼,琼鼻,樱唇,皮肤白皙透亮,眼睛很美,眼神很亮,眉宇之间有股很熟悉的气质。

    魏延细细地看着她,总觉得她长得跟后世一个大美女很像。

    那个大美女就是惊鸿仙子俞飞鸿。

    魏延顿时来了兴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跟樊建什么关系?”

    那女人仰脸看着魏延,眼神忽然变得更加明亮:“奴婢姓吴,小名美娘,乃是樊建的妻子。”

    她的声音非常好听,感觉跟记忆中的俞飞鸿的声音很像,也是非常有女人味的声音,说夸张一点,听到这个声音都能爱上她。

    看着吴美娘的脸,听着她的声音,魏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虽然在这个世界为一方之主,手握生杀大权,比起二十一世纪那个人微言轻的小宅男要好多了,可一想起二十一世纪所能享受到的手机网络的便利,他还是充满了怀念,而给他带来美的记忆的女人们也是他所深深怀念的,所以他会情不自禁地拿这时的女人跟后世相比。

    魏延问道:“你可知樊建之罪?”

    吴美娘马上答道:“此前将军曾派人征辟过他,奴婢曾经劝过他,让他答应,他却屡次三番以重病推脱,实则暗地里联络各地世家,准备把您从义阳赶走,奴婢也曾劝过他,让他不要与您为敌,可他就是不听,非要螳臂当车,奴婢也十分无奈。”

    魏延不由得对吴美娘高看一眼,这女子难不成不是花瓶,也不是炮架,也是邹颖那样外面烟视媚行实则有大本事的女人?

    他连忙问空空:“这个女人能力如何,帮我鉴定一下。”

    过了一会儿,空空性感的声音在魏延脑海回荡:“主公,发现美色种子,吴美娘武力26,统率68,智力72,政74,魅力88,拥有特技【聆听】,耳力过人,在探听隐秘消息时有独特天赋。此女对主公的好感为70,对樊建的忠诚度仅为80,主公稍加努力,便可俘获她的芳心,让她为主公所用!”

    魏延对吴美娘的兴趣更浓,笑问道:“我攻破樊家坞堡,让你做不得富家婆娘,你难道不恨我吗?”

    吴美娘一脸媚笑:“将军,奴婢虽然久居深闺,却也常听将军之丰功伟绩,常听将军之诗,对将军早已心生敬仰,况且,奴婢嫁入樊家多年,一直没有子嗣,樊建之母多番凌辱,而樊建不管不问,奴婢已然对这樊家毫无感情可言。若能侍奉将军左右,也省得在这里受尽欺辱。”

    魏延听闻过太多这种儿媳妇因为生不了孩子而被恶婆婆欺凌的事情,对吴美娘颇多同情,便问种子神器精灵空空:“像她这种不孕症,能否修复?”

    空空却说道:“主公,不是她有问题,而是樊建有问题。”

    魏延想了想,史书上似乎没有记载樊建有子嗣,可能樊建真有问题。

    他便说道:“美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吴美娘以前听闻魏延心狠手辣,杀戮很多,总以为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武夫,可后来听闻他的诗,感觉他极为慈悲,不像是滥杀无辜的人,现在魏延在她面前,笑容阳光灿烂,让她更为心折,现在听到他这样说,连忙笑问道:“将军,什么好消息?”

    魏延笑道:“你没有问题,而是他樊建有问题。”

    吴美娘疑惑道:“樊建虽然短小,不能持久,却也算是个男子,怎么会有问题呢?”

    此时,卧房门外,有个人,一身青袍,脸长如马,被绑得五花大绑,嘴巴被堵着,耳朵却没有被堵着,听得清清楚楚,眼睛不由得瞪得溜圆,发射着仇恨的光芒,贱妇,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也要告诉魏延匹夫?

    在他旁边,有个魁梧高大的男子,手里提着两支大铁戟,低声吃吃笑道:“犯贱,你妻说你短小,不能持久,是什么意思啊?”
齐乐娱乐